茶家故事:铁观音是我童年伙伴

“一缕醇香捧与君,甜了友谊醉了心,借问茶香来何处,安溪乌龙铁观音……”曾几何时,这首歌传遍了家乡的大街小巷,男女老少都能哼上几句。转眼间,十六年过去了,歌已成为老歌,也不再被传唱。但家乡的铁观音却一直陪伴着我成长,是我名副其实的“青梅竹马”。

不知为何,从我懂事起,就对铁观音情有独钟。一张茶几,几杯清茶,手捧闲书,如此,我能坐上一整天。

我的舅舅是一名普通的茶农。小时候特别喜欢去舅舅家,因为经常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茶香,有时是茶青的味道,有时是茶叶成品的味道,有时是烘茶的焦味。总之,整个屋子就像浸在茶香里,让人欲罢不能。若是赶巧的话,还能目睹铁观音的制作过程哩!

说起铁观音的制作过程,印象最深的当属摇青了。说起摇青,就不得不提摇青机。对于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我来说,第一次见到摇青机,甭提有多兴奋。小小的脑袋里,装满了各种胡思乱想:这么大个圆柱体,里面藏着什么宝贝呢?这到底是用来干嘛的?里面黑乎乎的,不会有怪物吧?这用来捉迷藏,肯定找不到!

后来有幸看到舅舅在转动摇青机,我才知道,这圆柱体就是用来摇青的。摇青是铁观音品质形成最为关键的工序,摇青机是铁观音加工机械化的重要工具,可不是用来捉迷藏的。虽是机械化,但早些年间,机械化还不够自动化,仍然需要有人在旁边转动摇青机。好奇心使我一直呆在摇青机旁边看。舅舅见我如此入迷,便告诉我摇青跟读书一样,要掌握“循序渐进”的原则。转速由小渐大,力度由轻渐重,摊叶由薄渐厚,时间由短渐长,还要根据品种、气候、季节、晒青程度等来摇青。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继续出神地看着,似乎透过摇青机,看到茶叶们在里面快活地互相碰撞着,欲欲跃试地等待着出品。

我的父亲则是一名茶叶商人。他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饮茶,雷打不动,坚持了大半辈子。他经常开玩笑地说:“宁可一日无饭,不可一日无茶”。我对铁观音的钟爱,也是得益于父亲每日饮茶的习惯。每逢父亲开始泡茶,我便主动地端茶送水,为的就是与大人们品上几杯清茶,听他们对铁观音进行品评论足。奈何铁观音的专业知识与茶文化实在是博大精深,以至于到现在我对它还是只会品而不会言。

“以茶当饭”的父亲对茶叶的要求十分严格。小时候我们兄弟姐妹几个都要帮家里挑茶梗。记得有一次,我刚洗完头发,手上还残留着洗发水的香气。正要去挑茶梗,被鼻子灵敏的父亲发现了,一把抓住我的手,说:“不行!你这手上有味道,会影响到我的茶叶。去好好洗洗手再来。记住,下次手上有味道就不要碰茶叶。”看着一脸严肃的父亲,我心里委屈极了,眼泪在眶里打转。

父亲在我心中一直都是“老顽童”形象,跟所有的孩子都能打成一片。他从未打骂过我,这还是第一次如此严肃地指责我,原因竟然是一些茶叶!当时的我,特别不解。现在想来,安溪铁观音之所以如此闻名遐迩,不仅仅是因为它独特的“观音韵”吧,采茶女的精心采摘,茶农们的耐心制作,还有茶叶商人们的细心呵护……这一切成就了铁观音的辉煌时代。不止父亲,我相信,每一位普通的茶叶商人,都在为铁观音的传承默默地贡献着自己的绵薄之力。

“安溪乌龙铁观音,千年茶都育芳魂,倾倒天下闻香客,纯雅礼和结知音……”一动笔墨书写铁观音,这首歌便在脑海中循环播放。怀念的同时,也在祝愿着,我的“青梅竹马”——铁观音,能够实现“二次腾飞”,重回巅峰时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铁观音专卖网 » 茶家故事:铁观音是我童年伙伴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