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茶思源:聊一聊我的铁观音饮茶史

常言道,饮水思源。

可是,我个人觉得,饮茶也要思源。

我第一次听说、见到并喝上“铁观音”茶,与二哥有缘。

说来惭愧,从小生长在三峡库区大山之中的我,第一次听说“铁观音”茶的时候,竟是在二十年前,我高中毕业那年。当时,我都已经到了弱冠之年了。

那时,二哥大学毕业才刚刚两年。比我仅仅大五六岁的二哥,从位于川北地区的一所大学毕业之后,就告别亲人远离故乡,独自远赴千里之外的攀西高原上安宁河畔的一所县城中学,与三尺讲台为伴,青灯黄卷,教书育人。那里,虽然曾经被三国时期蜀汉丞相诸葛亮喻为“不毛之地”,但是,一年四季阳光却很明媚灿烂,兽脊般的大山之上和平原般的河谷之中,漫山遍野地长满了在很多地方都很难见到的高大伟岸的木棉树,以及四季常青硕果累累的芒果树。

当时的情景,我至今依稀记得。在学校分配给二哥的那间低矮土墙平房作为寝室里的简易书架上,放着一个巴掌大小,赫然印着绿色“铁观音”三个字的黑色铁皮盒子,看起来特别显目,让人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说句实在话,我当时还真不知道“铁观音”就是一种茶叶,更不知道是国家级名茶。只是觉得好奇,就趁着二哥去上课的时候,悄悄拿起盒子,里里外外仔细端详了一番。

那个铁皮盒子的设计样式和加工制作很是精美,殊为不易。铁皮盒子里面用透明的塑料袋装着的茶叶,在我看来,有些“倒胃口”:颜色发青,并且是呈颗粒装,有点像老家养的山羊拉的粪便,仅仅是颗粒要小一些。看到茶叶的“本来面目”,顿时,我就没有了继续欣赏下去的兴趣,马上就把塑料袋封好,装进盒子里,放回原处。

此前,尽管我从来没有见过铁观音之类的名茶;可是,一般的普通茶叶,我还是见过的。只是,从来不曾想到,我第一次见到的名茶,竟是像山羊拉的粪便一样,不可思议。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我,带着这个疑问,等二哥上完课回到寝室之后,就向他说起了茶叶的事情。

二哥说,也许你还不知道,铁观音是我国的名茶,名气大得很。常言道,海水不可斗量,人不可貌相,它就像有的人一样,尽管其貌不扬,可是,不可貌相,茶叶喝起来味道却好得很。他说,他也是在读书的时候就听别人说,铁观音很好,如今,参加工作后,经济条件稍微宽裕一点儿,他下了好大的决心,才在前几天花了几十块钱买的,主要是想买来尝一尝。

二哥一边和我聊起铁观音的话题,一边拿起洗净的玻璃茶杯,给我泡了一杯铁观音茶。

随着热气腾腾的开水慢慢加满,那些紧裹着的颗粒状的茶叶渐渐舒展开来,最后变成一小片一小片翠绿色的叶子,悠闲地浮在水面上。几乎与此同时,茶叶散发出来的醇香,很快就在房间里四处飘散,沁人心脾。等一些茶叶都开始沉淀了,水温也有些降低之后,我就用嘴吹了吹杯子边沿的茶叶,然后,闭着眼睛,小心翼翼地尝了一口茶水。当时的感觉,就是尽管茶叶看起来不好看,但是,喝起来还是很香的,茶水清澈,香气扑鼻,有一点儿淡淡的微甜,确实与以前在老家喝过的“老荫茶”味道儿大不一样。总体感觉,就是铁观音茶很香,很香。

从那以后,我就特别留意有关铁观音的一切了。

十一年前,我因工作关系去了一趟福州。工作之余,我和同事一起,特地在吃过晚饭之后到福州大街上一个卖铁观音茶叶的专卖店去逛了一逛。当时,那位来自福建安溪的经营专卖店的年轻老板娘大约三十来岁,非常热情,一边照看着小孩子,一边热情地招呼我们坐下来品茶。

当我们坐定之后,她就拿起一个紫砂壶,先用滚烫的开水把茶壶烫热,然后加入一些茶叶,最后加入刚刚沸腾的开水泡茶。在泡茶的时候,她就用不锈钢夹子夹住小茶杯,依次放进一个装满了开水尚冒着热气的大碗一样的瓷器里浸洗。然后,再用夹子夹住,依次在我们每一个人面前稳稳当当地摆放上一个刚刚用开水浸洗过的小茶杯。最后,十分熟练地拿起茶壶,向每一个小茶杯里倒上新泡的茶水,并请我们免费品尝。还在老板娘斟茶的时候,我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香味,香气扑鼻,馥郁悠长,让人精神为之一振。在我们品茶的时候,老板娘还给我们简要地介绍了一下安溪铁观音的历史起源、制作工艺和品牌特色等情况。

也就是那一次在福州品茶,我才知道安溪才是铁观音的原产地,我才知道我们原来喝的就是传说中的“功夫茶”。在我看来,“功夫茶”与我们四川人平时大杯大口“豪饮”式的喝茶习惯差别很大。我当时只是觉得好奇,暂且当作是参观学习开一下眼界吧,没有完全放在心上。心想,如果大家都像福州人那样坐下来慢慢喝“功夫茶”,不仅确实没有那么多的闲功夫,而且,很不习惯那种小杯小口的啜饮。性子急的人,估计肯定早就按捺不住,受不了了。

虽然那次我在心底里不是很喜欢那种慢腾腾的喝茶方式,但是,我还是强烈地感受到了那位来自安溪的老板娘作为主人的热情好客和纯熟技艺。正是她的热情好客和纯熟技艺,才让我第一次在铁观音的家乡,第一次以特别讲究的方式,喝到了我心中一直很向往和喜欢的来自安溪的铁观音。

盛情难却。由于主人的热情周到服务,原来只是想随便看一看的我,尽管有些舍不得,最后还是花了几百块钱,一次性购买了几袋铁观音。后来,喝过我从福州带回来的铁观音的亲戚朋友们都说,安溪铁观音货真价实,确实名不虚传。

自从那次从福建出差回来之后,只要遇到逢年过节走亲访友需要购买茶叶的时候,我都会在第一时间想到铁观音。十多年以来,我一直都坚持着自己的这一“购物偏好”。在茶叶店挑选茶叶的时候,我也会特别注意茶叶的原产地。有时候,尽管其它产地的铁观音也许会在价格上要优惠得多;但是,如果原产地不是安溪的铁观音,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的,宁缺毋滥嘛。

日积月累,水滴石穿。不知不觉中,在我的心里,我已经把安溪和铁观音“合二为一”了。说起安溪,自然而然就想到了铁观音;说起铁观音,自然而言就想到了安溪。一句话,那就是五个字——“安溪铁观音”。

在的心中,我是多么盼望,在不远的将来,能有那么一天,再次走进遥远的八闽大地,去到安溪,侧耳倾听茶树拔节的声音,细细品味茶农们用智慧和汗水描绘出的精彩乐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铁观音专卖网 » 饮茶思源:聊一聊我的铁观音饮茶史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