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安溪铁观音

铁观音
铁观音

我又看到生机勃勃的绿色。

我匍匐在茶山,做一场珠圆玉润的青梦。一片片,一撮撮,一垄垄,茶叶绿得鲜艳,青得成熟,把一个季节的情感宣泄在山野之间,就此装点我的心胸。我喃喃的,搅动一团幽香,青青的,泛泛的,一阵令人心悸般的惬意透过手心沁入心脾,是馥郁的香,是嫦娥丢弃的绿绸,是王母掉落的翡翠。

参观铁观音茶园
参观铁观音茶园

秋香,安溪最美的女人,带着喜悦的神色,摇曳着优雅的身姿,唱着朴素的乡谣,把长发及腰的青春,许给漫山的茶园。我开辟一条陌路,衣角携来晨光,脚步踏散雾纱,与秋香相逢。嫩芽,在纤细的指尖弯腰,在精致的竹篓欢跳。

迎面走来的茶农,粗糙的大手,一道道裂痕与老茧都写满生活的艰辛,头发中亮着缕缕银丝,他朝我露出爽朗而憨厚的笑容。讲起茶叶,讲起传统制茶,他自豪执着,说得头头是道。茶乡人在这片红土地上世代安居,生息,劳作,繁衍后代,人在草木间,人与茶血脉相连,骨子里无不散发着“爱拼才会赢”坚忍的正气。种茶苦吗?苦!制茶苦吗?苦!但这一棵神奇的植物,像生育不倦的年轻母亲,只要勤于播种,总会有所收获。茶树的恩泽,像母亲的襟怀一样宽广,茶农们能从中淘出孩童的书包,淘出生活的微笑。他们把心放在田野的中央,盖上泥土,让它慢慢发芽、生长。他们把日子缠于腰间,向着希望的春天一路歌吟。一年四季,无论是在怡人的和风,明媚的阳光,还是在连绵的细雨,飘逸的雾霭中都忙碌着他们的身影。

正在生长的铁观音茶树
正在生长的铁观音茶树

从一棵嫩芽开始,到采摘,摊晒,摇摆,揉捻,烘焙。晒、压、扭、挤、拽,每片叶子的肌肤、骨骼都发出疼的声响,它们要经历一场生死的轮回仪式,然后相拥静静地开放、歌唱,暗香便弥漫在安溪的大街小巷,弥漫在安溪人悠悠的梦里。

安溪的每一户人家守着一缕缕茶香,就是守着幸福,就是守着真情。小院里,台阶旁,茶几上,安溪的每一个角落,把壶青瓯,品啜甘霖,新茶的深情姗姗而来。泡一壶秋香,是向安溪表达爱意的唯一方式,一呷一啜,直抵青山绿水,清浅而又深远。在一杯茶里,肆意想象一下每片叶子的风餐露宿,再叙述一下美丽的“王说”“魏说”,足以令人一次又一次意乱情迷。在安溪,在茶的故乡,见面招呼“吃茶去”,“入门三泡茶”“茶杯一端就是好朋友”。一个朴素的绿字掉进生活场景里,泡着泡着,就把我和你泡成了一辈子的梦里知遇。“且将新火试新茶,晴窗细乳戏分茶”“睡来谁共午瓯茶”“无由持一碗,寄与爱茶人”,你深沉内敛也好,你张扬跋扈也罢,品啜铁观音,请你先把心内杂质清空,叶子与水的亲昵,必须全身心走到对方的命运里。

最是茶香能致远。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只要有铁观音在身边,我就会有一种温暖踏实的味道,没有铁观音,魂魄里总有种漂泊无依的感觉。有了铁观音,莽莽山岭不再荒寂;有了铁观音,寂寞旅途多了一些生气,枕着茶香就能心安地睡起来。铁观音,立在闽南人的胸怀间不改其节。我想,那些从乡村小山坳里走进灯红酒绿大都市的人家,那些侨居海外缠绵思乡的桑梓,他们的根须没有从闽南这片红土地上全拔出来,他们梦的脚趾还沾染红泥土,他们都是茶的知音。泡一杯铁观音,铁观音张开绿色的嘴唇,用安溪话发出乡音,浪人归客们将灵魂的寄思蛹化成芬芳的酝酿,瓯杯淋浴,呷干而止,身心重新获得乡村浓郁之情和生命清爽气息,美哉!

炭焙铁观音
炭焙铁观音

氤氲的茶色染绿了安溪,恬淡的清香则滋润了世界同胞。安溪的魅力就是茶的魅力,就是永恒的茶魂。全县实施品质、市场、文化、素质提升工程,引导茶人正确饮茶,茶产业链延伸,“茶庄园+旅游”新业态渐入佳境。全县实施源头赋码,贴码销售,一品一码,手机一扫,从茶园到茶杯,每一泡茶的“前世今生”,一览无遗。“安溪铁观音”入选中国十大茶叶区域公用品牌,入选2018年第一批农产品地理标志登记产品。

铁观音啊,你是上苍给予闽南最好的礼物,是山水之间的舞蹈与音乐的礼物,是闽南的根,闽南的聚宝盆。哦!我再次匍匐在茶山,进行深情呼唤,惟愿铁观音蓬蓬勃勃,子子孙孙下去。

“烹来勺水浅杯斟,尽不余香舌本寻。七碗漫兮能畅饮,可曾品过铁观音。”朋友,来吧,来安溪,来吃茶。安溪铁观音,中国真茶韵。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铁观音专卖网 » 我爱安溪铁观音

赞 (0)